我不是小明同学

【古仙】三月烬

有烟花大路终于有了姓名


终古:

*古仙,大刺客x龙门驿站,烟花(宇文轩)x马大路



   这是我们写的第一个故事。



   烟花逃了七天七夜,第八天的早晨,他见到了那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年轻人。


   他说他叫马大路。



   龙门驿站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它有一个不会回来的老板娘,还有一个总在睡觉的掌柜。


   烟花永远都分不清那个姑娘是虎妞还是楚儿。



   马大路给烟花看他写的书,烟花一边看,一边毫不留情地指出其中的错字。马大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烟花,你教我多识几个字行不行?”


  “我不会留很久,也许明天,也许后天。教不了你。”烟花想,这次马大路应该笑不出了,天知道他哪里有那么多值得高兴的事?


  “那,你就把我写的故事看完,这总不至于来不及吧?”


    又是两个酒窝,烟花实在没忍住,伸出手指就戳了上去。



   马大路的头发永远都是乱糟糟的,烟花觉得自己的审美被污染了。


   等他终于把马大路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净,又把他摁在镜子前把头发修理了一番,他才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傻小子到底长什么样。


   烟花认为自己应该在见面第一天就把马大路的头发剪掉。



   三个月后,龙门驿站来了第一位不速之客。


   马大路和掌柜出去埋第十三具尸体的时候,烟花从镇上买了一匹马回来,他说时间到了。


   掌柜的告诉烟花:“从这儿往西走,出关后隐姓埋名,就不会有人找到你。”


   烟花摇摇头,“不,我该回京城去,逃了这么久,我倦了。”


   马大路拦住他,“你如果回不来……”


  “没做完的事,总该有个了结。”



    烟花不是一个人走的。


    马大路说烟花是唯一一个看完他写的书的人,算知己。



    掌柜的说,好人总是活不长久的。


    因为他们有比坏人更多的理由去送死。



    镇上逃来过几个叛军,他们说安禄山死了,被刺客剖开了肚子。



    月牙古镇上的龙门驿站里,曾经有一个立志写下大漠传奇的巡城马,还有过一个天宝堂会美容的刺客。



    龙门驿站是个奇怪的地方,在这里,永远都会有下一个故事。


   


  


    


   


   


  


   


   

【古仙/康建】损友如斯(1)

康健is rio!


河马君:

*《天地男儿》叶承康x罗子建。


*康建这么好吃,各位真的不吃吗?(落泪)


——————————


 


叶承康和罗子建极少谈论彼此一同经历的过去,因为两人都一致认为这样做难免有消费回忆的嫌疑。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频繁做出这种蠢事的人们只是更进一步证明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再无前景,因为除了回忆以外他们的关系再开不出新鲜的花来了。不像其他人那样,这一点并没有给叶承康和罗子建带来困扰,叶承康从来不会缺稀奇古怪的新点子,而罗子建很多时候都不爱说话。


虽说如此,每当有第三者在场的时候,两人的话题便总避不开那些过去。一是因为叶承康或罗子建都要贯彻执行令对方“身败名裂”的口号;更多时候则是因为被在场的人称赞“关系好”,而两人都想证明他们的关系其实也没那么好。


 


罗子建用“入室盗窃案”来形容两人的相遇,叶承康纠正他说那根本就是“蓄意谋杀案”,但这不仅不能改变老友的想法,还会遭到一顿拳脚伺候。


在入住公寓前,罗子建就听房东说他将有一位同样来自香港的室友,但临近开学仍不见这号人物的出现。开学前一晚,他按照习惯预习起功课来。拜罗子建做事有始有终的性格所赐,待他看完所有科目的资料,时钟已经快走到凌晨一点了。他在狭小的房间里象征性地伸了个懒腰,正欲洗漱就寝,忽然听到客厅的门锁发出细碎的声音,分明是有人在用一大串钥匙试图开门。罗子建向来胆大,又是警校的学员,闻声早已悄悄等在门后,势必要让门外有眼无珠竟敢打劫未来皇家警察的家伙领教领教他的擒拿术。


在那人尝试到第五根钥匙的时候,门锁终于“嗒”的一声开了。罗子建按脑海中计划好那样两三下就把对方制服,将他双手钳制在背后,毫不留情地摁在墙上。正欲开口询问,却听到那人吃痛地轻呼:“真是撞鬼!”


罗子建见对方说的是粤语,而且毫无挣扎还击之意,于是腾出一只手来打开了客厅的灯。


因为那人被他从背后按在墙上,罗子建只能看到他一头柔顺光亮的黑发和半张俊秀的脸,原本熨帖的西装被硬生生扭出了皱褶;罗子建抬眼,一个看着就比他一年的生活费还要值钱的行李箱嘲讽似的在门外威风地立着。就算是退一万步讲,眼前这个人都不像是自己想象中的歹徒,倒是更像他未来的室友。


那一刻,罗子建的脑海里浮现了许多想法,但大部分都是诸如“我一见面就得罪了未来三年的室友,补救还来得及吗”这类问题,甚至没发现自己已将钳制对方的手松开。


据好友后来的描述,当时罗子建看着他的表情不会比打碎了碗的小屁孩更加茫然而不知所措了。


罗子建正兀自出神,那人被放开后如获新生地舒了口气,边揉着发痛的手腕边转过身来。


“对不起,我以为是……”罗子建习惯在不小心犯错后第一时间道歉,但此刻又不知该怎么接下去。


“以为我是贼?”


罗子建尴尬地站在那,一双大眼睛胡乱地转来转去,却不知要看向哪里。


“哼哼……”对方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罗子建觉得很像自己小时候想对姐姐恶作剧前的坏笑。


等罗子建抬起头时,发现对方和他只剩下几公分的距离,他条件反射地想往退后,对方却已溜到他身后,迅速地缚住他的双手,顺势在他小腿上一撞,罗子建站立不稳,面朝下跌在沙发里。他谙熟搏斗技巧,按理说不会被这样小儿科的招式暗算,但因为他思绪游离,又刚刚将对方归在“无害”的那类人里,因而才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那人见他毫无防备就被自己制服了,“哈哈”地笑起来,随即又将他拉起,罗子建正云里雾里地试图站稳身子,却见那人朝他伸出手:


“叶承康,你的室友。”


罗子建呆立了两秒钟,见叶承康脸上笑得天真爽朗,才知他方才的举动是在替自己解围,这样一来一往双方就算是扯平了,于是也跟着笑了。


“你好,我叫罗子建。”




-TBC-

😭😭😭😭

今天吃锦糖:

9.5 反贪风暴3 Beijing首映礼

MV旧粮整理——【古仙】马大路说聊斋之小倩(古天乐×张智霖)

许多年前,燕赤霞在师傅的命令下上山捉妖,结果被狐妖的美貌吸引,和狐妖成了恋人。后来师傅棒打鸳鸯,燕赤霞无奈封印了狐妖的记忆。然而燕赤霞并不知道,被封印的狐妖,妖力会渐渐衰弱。多年以后,狐妖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便附身到恰好到来的马大路身上,去黑山寻找燕赤霞。燕赤霞见到马大路,一眼便看穿了狐妖,便警告他不要留在黑山,然而姥姥已经发觉了狐妖的气息,便将狐妖带回了兰若寺……燕赤霞为了消灭姥姥,最终决定和姥姥同归于尽……见到燕赤霞的狐妖心愿已了,灰飞烟灭……

【古仙/靓彤】迟一点,天上见(古天乐×张智霖 / 袁咏仪×李若彤)

哇哦!!

濃味千层橙:

我的妈呀!吴磊的肉体。。。啊啊啊啊啊啊

【SCI谜案集】用TVB的方式打开SCI(附3个不正常小彩蛋~)

!!!

一个蹦:

四处发图安利过靖,冷飕飕

【古仙/当麦】墙壁里延伸出来一只戴着对戒的手【每日一练0528】

_(:з)∠)_

清新小馒头么么哒:

作品及cp:《极度重犯》李当xMax




时隔十年,李当又回到了当初和Max诀别时的地方。


十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这里从战乱中生长成一座不算繁华,但是也不算落后的城市。


在这座城市中,有个破落的小酒店却一直没有丝毫进步,依旧是以前破旧的模样。


李当踏进这家店里,外面有许许多多的旅店,他没有看一眼,就认定了它。“我要租312房间。”


他把老板吓了一跳,老板是个老实人,结结巴巴说:“客、客人,您还是选别的房间吧。那里……那里闹鬼。”


“我就要那间房。”李当的语气坚定,让人有种不敢反驳的威严感。


老板看他坚持,叹了口气,只当他是听了别人的话,特意来探险的,捡了钥匙递给他嘱咐道:“客人,请你一定不要动房间里的摆设。”


“谢谢。”李当不理会老板的摇头规劝,一步一步接近那间房。


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唯一特别的是,这里所有的家具都不靠墙,床、桌椅、衣柜、甚至是鞋架,都与墙隔了一只手臂的距离,这让本就狭小的房间显得更加拥挤。


仅仅花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李当就把里面的家具全都推到墙边,之后整个房间都宽敞了起来,中间倒显得空荡荡的了。


这些体力活对李当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他做过更辛苦,更难受的活计,而他做完这些,左右看了一圈,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然后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靠着墙壁闭上眼睛,似乎在等待。


等什么呢?世界上真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吗?


李当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这几年的经历让他开朗了很多,认识了很多人,也到过很多地方,但总觉得是缺少了什么,如今他一个人坐着,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打扰他恐怕要坐上一整天。


事实上他没有坐一整天,他的等待落空了,没有预想中会发生的事情出现,于是他让老板给他送了一份晚饭,补充能量之后又坐了许久,夜幕终于在此时来临。


床早已被他推到墙边,靠着墙的是床的边沿,他背靠着墙,在沉寂中缓缓睡去。


所有的灯都没有开,黑暗中只有李当轻到几乎没有的呼吸声。


他所料想的恐怖情景终于发生了,一只手从墙壁中延伸出来,飞快而准确地扼住了他的喉咙。


真像那个人。


不,就是他。


李当没有反抗,他握住那只掐着他喉咙的手,那只手冰凉有力,正死死地想要置他于死地。


他的呼吸变得不太顺畅,但他仍然抚摸着那只手,直到摸到无名指那只戒指。


“Max……”李当终于等到他见的“人”,嘴里清晰地吐出一个人名。


那只手猛地松开,顺势就要缩回去,李当连忙拉住它,一只手和它握在一起,怕他跑了般不肯松开,而李当的那只手上,戴着和它一模一样的戒指。


“老板,我想多租一阵子,这是租金。”第二天李当完全没事地出现在老板面前,还说要多租一些时间,老板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奇事,当然欣喜同意。


从那时起,那屋里就再也没闹过鬼。


也许那只鬼,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传说中十年前,有两个重伤的人逃到这里,他们与警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一个叫雄哥,后来他死在了楼下,另一个人却不知所踪,后来有人发现那个人被压在石墙下整整五天,只有一只手露在墙外,那只手上戴着一只对戒。


老板看得出来,新来的旅客手上也有一只一样的。




----------------然后李当每天抱着Max的胳膊睡觉H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