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明同学

😭😭😭😭

今天吃锦糖:

9.5 反贪风暴3 Beijing首映礼

MV旧粮整理——【古仙】马大路说聊斋之小倩(古天乐×张智霖)

许多年前,燕赤霞在师傅的命令下上山捉妖,结果被狐妖的美貌吸引,和狐妖成了恋人。后来师傅棒打鸳鸯,燕赤霞无奈封印了狐妖的记忆。然而燕赤霞并不知道,被封印的狐妖,妖力会渐渐衰弱。多年以后,狐妖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便附身到恰好到来的马大路身上,去黑山寻找燕赤霞。燕赤霞见到马大路,一眼便看穿了狐妖,便警告他不要留在黑山,然而姥姥已经发觉了狐妖的气息,便将狐妖带回了兰若寺……燕赤霞为了消灭姥姥,最终决定和姥姥同归于尽……见到燕赤霞的狐妖心愿已了,灰飞烟灭……

【古仙/靓彤】迟一点,天上见(古天乐×张智霖 / 袁咏仪×李若彤)

哇哦!!

濃味千层橙:

我的妈呀!吴磊的肉体。。。啊啊啊啊啊啊

【SCI谜案集】用TVB的方式打开SCI(附3个不正常小彩蛋~)

!!!

一个蹦:

四处发图安利过靖,冷飕飕

【古仙/当麦】墙壁里延伸出来一只戴着对戒的手【每日一练0528】

_(:з)∠)_

清新小馒头么么哒:

作品及cp:《极度重犯》李当xMax




时隔十年,李当又回到了当初和Max诀别时的地方。


十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这里从战乱中生长成一座不算繁华,但是也不算落后的城市。


在这座城市中,有个破落的小酒店却一直没有丝毫进步,依旧是以前破旧的模样。


李当踏进这家店里,外面有许许多多的旅店,他没有看一眼,就认定了它。“我要租312房间。”


他把老板吓了一跳,老板是个老实人,结结巴巴说:“客、客人,您还是选别的房间吧。那里……那里闹鬼。”


“我就要那间房。”李当的语气坚定,让人有种不敢反驳的威严感。


老板看他坚持,叹了口气,只当他是听了别人的话,特意来探险的,捡了钥匙递给他嘱咐道:“客人,请你一定不要动房间里的摆设。”


“谢谢。”李当不理会老板的摇头规劝,一步一步接近那间房。


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唯一特别的是,这里所有的家具都不靠墙,床、桌椅、衣柜、甚至是鞋架,都与墙隔了一只手臂的距离,这让本就狭小的房间显得更加拥挤。


仅仅花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李当就把里面的家具全都推到墙边,之后整个房间都宽敞了起来,中间倒显得空荡荡的了。


这些体力活对李当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他做过更辛苦,更难受的活计,而他做完这些,左右看了一圈,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然后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靠着墙壁闭上眼睛,似乎在等待。


等什么呢?世界上真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吗?


李当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这几年的经历让他开朗了很多,认识了很多人,也到过很多地方,但总觉得是缺少了什么,如今他一个人坐着,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打扰他恐怕要坐上一整天。


事实上他没有坐一整天,他的等待落空了,没有预想中会发生的事情出现,于是他让老板给他送了一份晚饭,补充能量之后又坐了许久,夜幕终于在此时来临。


床早已被他推到墙边,靠着墙的是床的边沿,他背靠着墙,在沉寂中缓缓睡去。


所有的灯都没有开,黑暗中只有李当轻到几乎没有的呼吸声。


他所料想的恐怖情景终于发生了,一只手从墙壁中延伸出来,飞快而准确地扼住了他的喉咙。


真像那个人。


不,就是他。


李当没有反抗,他握住那只掐着他喉咙的手,那只手冰凉有力,正死死地想要置他于死地。


他的呼吸变得不太顺畅,但他仍然抚摸着那只手,直到摸到无名指那只戒指。


“Max……”李当终于等到他见的“人”,嘴里清晰地吐出一个人名。


那只手猛地松开,顺势就要缩回去,李当连忙拉住它,一只手和它握在一起,怕他跑了般不肯松开,而李当的那只手上,戴着和它一模一样的戒指。


“老板,我想多租一阵子,这是租金。”第二天李当完全没事地出现在老板面前,还说要多租一些时间,老板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奇事,当然欣喜同意。


从那时起,那屋里就再也没闹过鬼。


也许那只鬼,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传说中十年前,有两个重伤的人逃到这里,他们与警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一个叫雄哥,后来他死在了楼下,另一个人却不知所踪,后来有人发现那个人被压在石墙下整整五天,只有一只手露在墙外,那只手上戴着一只对戒。


老板看得出来,新来的旅客手上也有一只一样的。




----------------然后李当每天抱着Max的胳膊睡觉HE啦----------

【Jimmy×文初】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小哑巴升职记-2

好像一不小心就ooc了_(:з)∠)_不过还是想让分尸总裁有点人情味~

第二章

    时间回到二十年前的雨夜。。。不足十岁的文初被母亲生生灌下强酸药水,然而对年幼的文初而言,喉咙被烧灼的痛苦却始终抵不过被母亲伤害的心痛。。。

    娇姨抱着奄奄一息的文初,一路跌跌撞撞跑到了医院。
   
    插管。。。洗胃。。。文初的命是保住了,喉咙却收到了永久的伤害。。。躺在病床上的文初在昏迷中的咿咿呀呀的呼唤着妈妈,睁开眼却只看到了阴沉沉的病房。。。

    这个时候,一个男孩坐着轮椅被护士推了进来。。。男孩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可怜啊,又是个被抛弃的孩子。”
   
   “据说他父亲是个古惑仔,早几年被人砍死了。。。她母亲一个人带着他。。。不幸被车撞到。。。”

   “他被吓傻了吗?居然都没有哭呢?”

   “是啊,刚才送进医院的时候可是一脸的血呢”

    病房里的“病人”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男孩可怜的身世。

    `啊。。。`文初同情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只得默默地同少年点点头。

    少年的眼光陌然地扫过人群,仿佛别人讨论的全部都与他无关。。。

    治疗的日子很枯燥,文初同这个少年一起,在病房里度过了漫长的治疗期,虽然少年很少会同文初讲话,但热情的文初却总是挖空心思哄少年开心。

    “我要走了,小哑巴,等我回来的时候。。。”少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冷漠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二十年过去了,文初早已不记得少年的模样。

     唯有那个笑容,温暖在文初的心上。。。

【Jimmy×文初】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小哑巴升职记-1

很久前的脑洞了,之前是个虐文,现在想想还是欢脱一点的更适合~每次这个脑洞我都只写个开头就坑了,所以愚人节打假装有粮吧~

毕竟文初哥哥真的很适合和总裁18♂呢~嘿嘿嘿~

-序-

    小哑巴名叫文初,是澳门街一代有名的老好人,谁家有点麻烦他都非常的乐于帮助,每天傻兮兮的像个没有负担的二愣子。

    然而事实呢,文初其实是个孤儿,自幼被丧心病狂的亲生母亲毒哑了嗓子,在她母亲好姐妹娇姨的照看下,小心翼翼的长大成人。虽然娇姨是把他当做亲生仔来看待的,但是毕竟娇姨自己是有个女儿的。文初知道自己寄人篱下,自小就懂事的很,把娇姨的女儿当做亲生妹妹来照顾。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娇姨的女儿到了如花的年纪,情窦初开的文初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这个漂亮的妹妹。

    娇姨看出了文初的想法,于是悄悄地将文初带去学厨,希望文初能出去闯荡一下。文初知道娇姨的用意,突然内心一片酸楚,哭唧唧的表示自己的身份,是不敢对妹妹有什么想法的,只希望娇姨能别赶走他。。。

    岁月匆匆流逝,文初看着妹妹长大,拍拖,出嫁。。。看着娇姨一脸幸福的望着女儿出嫁的样子,文初终于明白了这个家,毕竟不属于他。。。

-正文-

    那一夜,雨下的格外的大,文初淋着雨走在路上。

    眼角湿湿的,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走着走着,文初突然觉得自己走错了方向。。。

    duang。。。一辆车撞到了文初身旁的柱子上,车上晃悠悠的走下来两个人。

   “就他吧?”车上走下一个胖子,看了看被吓蒙的文初,同一起下车的瘦子说道。

   “是吧,傻乎乎的,感觉可以卖个好价钱”瘦子显然不太满意眼前的猎物,“不过谁让咱绑的人跑了呢,就这个吧!”

    说罢,两人走上去就把愣在那里的文初绑上了车。

   “嘤。。嘤。。嘤。”文初拼命的挣扎,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胖瘦两个绑匪看到文初不会说话,反倒是松了口气。

    “你绳子绑的很专业啊”瘦子看了看文初身上的绳子,意味深长的对胖子笑了笑。

    “不过他这文文弱弱还不会说话的样子,怕是不少大佬愿意要吧”胖子说完,舔了舔嘴唇。

    “嘿嘿嘿~不要怕啊小哑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看到文初一脸惊悚的样子,瘦子挤出一个坏笑。

    `为神马现在人贩子都不绑架妇女儿童,开始绑男人了`文初听完两人对话,脸上冒出了深深的黑线。

    `然而我要怎么逃走呢。。。`文初突然想起此时正是娇姨家大喜的时候,怕是没人会注意到他的失踪吧。。。想到这些,文初突然感觉心空空的,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

    雨下了一整夜,此时终于停了。文初看了看自己被囚禁的小屋,雨水滴答滴答的从屋顶落下,却实在想不出逃跑的办法。

    就在文初万分焦急的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枪声。

   “Jimmy哥!!别杀我!!我知道错了!!”发出大喊的正是刚才的胖子。

    peng。。。又是一击枪声。。。

    文初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吓得赶紧缩在了角落里,祈祷门外开枪的大佬千万不要发现他。

    然而事与愿违,锁着文初的小门还是被一脚踹开了,门外的脚步声声靠近,文初也抖的越发厉害。

   “你没事吧?”一声冷漠的问候代替了刚刚沉重的脚步声。

    文初听到说话,才鼓起勇气抬起头看了看脚步声的主人,然而小屋里昏暗的灯光,让文初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只模糊可见一个有着硬朗轮廓和古铜色深邃面孔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刚才那两个绑匪的大佬么`文初突然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

    `然而为何这个人看起来这么熟悉呢`文初看着眼前人,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